????亏不了!

????绝对亏不了!

????哪怕郭淡不说,陈平也对此是深信不疑,根据契约上所写,哪怕是现在结束,他也不会亏的,这一笔买卖是他做过最为轻松的买卖,他只需要做一件事,就是把活干好,争取尽早拿到第二期工程的契约。

????与陈平谈过之后,郭淡又顺道去边上的牧场,因为太仆寺那边已经将那十个牧场的刀笔吏,管事的都给辞了,现在郭淡是要去返聘他们回来。

????来到牧场时,刘荩谋早已经在那里等候。

????“你来了,人都已经到齐了。”

????刘荩谋指向不远处。

????郭淡偏头一看,只见草地上站着八十余人,穿得都是邋里邋遢,稀稀拉拉站在草地上,毫无纪律感可言,要是在后世,就这德行跑去应聘,绝对连大门就进不了,但是如今的话,郭淡也只有忍着,他是个商人,可没有圣母之心,看他们可怜就收留他们,而是因为这年头如他们这种人,可是非常难找的,要熟知牧场的运作,还得识数认字,点点头:“过去吧。”

????来到草地上,郭淡目光一扫,见他们个个脸上都是忐忑不安,都不敢直视他,偷偷瞄他几眼,心道,知道害怕就好,就怕你们已经麻木到都不知道什么是害怕。

????这些人长期在这里混吃混喝,心中锐气早已磨损殆尽,也没有再奋斗的心气,如果这里也不要他们,那他们可就真的要上街乞讨,虽然他们的本事还不至于让他们沦落到这一步。

????毫不夸张的说,今日面前这个人将会决定他们接下来的命运。

????郭淡道:“我的时辰是很宝贵的,我不想给你们废话,咱们就长话短说,我会给你们比之前多一倍的酬劳,而你们唯一要做的就是将我吩咐的任务完成,干不好就给我滚,就是这么简单。”

????说着,他向两边的仆人道:“将契约发给他们,签就签,不签就走人。”

????“是。”

????那两个仆人立刻将一张张契约发给那些人。

????这就完呢?刘荩谋突然反应过来,向郭淡道:“你跑来就是说这么一句话?”

????郭淡反问道:“不然还说什么。”

????刘荩谋讪讪道:“我以为你...你至少也还得考察一下他们。”

????郭淡苦笑道:“如果要考察的话,这一眼看去,就知道没有一个是合格的,完全就是在浪费时间,就还不如闭上眼赌一把吧。”

????刘荩谋哭笑不得道:“话虽如此,那你至少也得讲两句,鼓舞下士气也好啊!”

????郭淡呵呵道:“鼓舞士气不也就是砸钱么?要没有赏,再怎么能说会道,也是没有用的。能够用钱解决的问题,就尽量别去动脑子,有这精力就还不如想想如何赚更多的钱,我给了他们一倍的酬劳,就已经胜过千言万语,我也不需要他们对我忠诚,对钱忠诚就行了。”

????刘荩谋稍稍点头,觉得郭淡似乎说得也不无道理,但好像又不应该是这样的,回过头去,眼中突然闪过一抹诧异,只见他们个个拿着契约,是两眼放光,精神奕奕,相互窃窃私语着,与方才简直判若两人。

????他们原本以为自己可能要面临上街乞讨的地步,哪里想得到,郭淡二话不说,也不是考核他们,就直接给他们多了一倍酬劳,感觉是在做梦一般。

????刘荩谋心想,也许他说得对,金钱胜过千言万语。

????“这里你安排吧,我先回去了。”郭淡还真不是开玩笑的。

????“你的钱,可真是不好拿啊!”刘荩谋苦笑道。

????“咱们之间谈钱就俗了,咱们追求的是赌马的乐趣。”郭淡笑呵呵道。

????刘荩谋挥手道:“你走吧,你走吧,这贼船都上了,还有什么可说的。”

????郭淡哈哈一笑,道:“那行,我就先告辞了。”

????他转过身去,突然神情一滞,只见一位身着白色道袍,头戴帷帽的道姑站在他们身后,虽然帽檐坠下的白纱遮住了脸,但是那丰腴、高挑的身段,让人是过目难忘。

????正是徐姑姑。

????“无思居士?”郭淡诧异道。

????刘荩谋听罢,也立刻回过头来,快步上前,躬身一揖,道:“荩谋见过徐姑姑。”

????徐姑姑问道:“你在这里帮忙?”

????刘荩谋点点头,道:“是的。”

????徐姑姑笑道:“如此也好,总比待在赌坊虚度光阴要强。”

????刘荩谋尴尬一笑。

????徐姑姑道:“你去忙吧,我只是凑巧路过这里。”

????“是。”

????刘荩谋又行得一礼,然后便回去了,在从郭淡身边经过时,还给了他一个幸灾乐祸的眼神。

????什么意思?搞得我很怕似得,就徐姑姑这模样,这身段,都快赶上菩萨了,能见是福啊。郭淡走上前,拱手笑道:“无思居士,真是巧啊!”

????徐姑姑微微颔首。

????郭淡又道:“上回真是多亏无思居士提醒,在下是感激不尽。”

????徐姑姑问道:“就只是口头上一句感谢?”

????“啊?”郭淡错愕的看着他。

????徐姑姑笑道:“我还以为你会拿出重金答谢我,看来你并未有这个打算。”

????哇!你一派高人作风,怎么说起话来,比我还市侩一些。郭淡纳闷道:“我听闻无思居士淡泊名利.....。”

????“谁说的?”

????徐姑姑打断郭淡的话。

????“......!”

????这话倒真是没人说过。郭淡眼眸一转道:“是令尊大人说得,居士有所不知,当日我就将这事告诉了令尊大人,我觉得令尊大人应该好好答谢无思居士一番,但是令尊大人说居士淡泊名利,也不喜应酬,还吩咐我千万不要打扰居士清修。”

????显然是暗示徐姑姑,你是帮你爹,不是帮我,要报酬也不应该来找我。

????徐姑姑笑道:“爹爹他一生谨小慎微,虽居庙堂之高,却也从未卷入过那些是是非非中,不曾想这临老遇见了你,也不知是幸运,还是不幸啊。”

????郭淡岂会听不出这弦外之意,我知道是你拉我爹下水的,这事都是你弄出来的,得利的也是你,我爹就是一个背锅的。

????对此郭淡并不感到意外,因为从上回那事来看,这徐姑姑的智谋绝对要在他之上,至少在政治层面上是这样的。是揣着明白装糊涂道:“居士此话是何意,我听得不是很明白。”

????“你若不明白,那任谁来解释,只怕也是徒劳。”徐姑姑螓首轻摇。

????郭淡呵呵笑道:“不愧是居士,说话就是深奥,有学问,我这俗人是越听越糊涂,难以领悟其中奥义。”

????徐姑姑道:“你也不愧是商人,该糊涂时就糊涂了。”

????“居士真是幽默。”郭淡打了个哈哈。

????徐姑姑莞尔,又正色道:“如果我只是想帮爹爹,我根本不会出那策,我是真的希望朝廷能够将马场承包于你。”

????郭淡愣了下,道:“我以为无思居士非常讨厌我。”

????“倒也不假。”

????“......!”

????郭淡尴尬道:“那你为何还愿意......。”

????“帮你?”

????“我可没有这么说。”郭淡赶忙道。

????徐姑姑轻轻一笑,道:“我帮你,是因为我知道,你至少会行动起来,因为你是要盈利的,不管结果是好是坏,总也比什么都不做要强。”

????郭淡笑道:“居士忧国忧民,在下钦佩不已,只可惜我一个俗人,难以领悟。”

????徐姑姑却道:“你我皆为民,这皮之不存,毛将焉附,国家兴盛安定,对你对我都好。”

????“言之有理。”

????郭淡道:“但我到底只是一个商人,居士跟我说这话,可能收效甚微啊!”

????徐姑姑道:“但你也承包了朝廷十个马场,做了商人本不该做的事,倘若你能够为朝廷养出非常多的良马来,甚至于改善整个马政,减轻百姓的负担,这可是利国利民的好事,我朝马政给百姓带来了沉重的负担,可同时又未给国家带去想要的战马。”

????“哇......!”

????郭淡不可思议道:“居士可真看得起我啊!”

????徐姑姑问道:“这不是你自己说得吗?”

????我那摆明就是忽悠人的,你还当真了。郭淡干笑两声,道:“我知道居士的用意,但我是一个商人,骨子里就是一个商人,不管是我的屁股,还是我的心,都是渴望赚更多的钱,别无其它,也正是因为如此,我才会去承包那十个牧场,倘若我跟居士一样,忧国忧民,那我根本不会这么做。”

????徐姑姑摇摇头道:“你并未明白我的用意,我只是想告诉你,这国之利,乃你我之利,若国破家亡,你赚再多的钱,又有何用?虽说这天下大势分久必合,合久必分,有些事是难以阻挡的,但,我们毕竟是生活在当下。”

????她又看向郭淡道:“而且,上回的事,也应该给予了你一个教训,你是一个商人,涉及此事,本就非常特殊,只要你犯了丁点错误,必定会被他们口诛笔伐,甚至赔了全家人的性命,故此任何事你都必须做的尽善尽美,利国利民,如此你才能够走下去。”

????郭淡沉吟半响,突然苦笑道:“居士的这一番话,令我感到有些悲凉。”

????徐姑姑道:“此话怎讲?”

????郭淡苦笑道:“究竟是怎样的朝廷,才会让居士将希望寄托在我一个商人身上。”

????徐姑姑沉默少许,道:“病急乱投医,此乃人之常情。”

????郭淡愣了下,旋即哈哈一笑,道:“居士这一番话,我会记住的,如果我有那能力,我自然也会承担起相应的责任,但是我也不会不自量力,有道是,不在其位,不谋其政。”

????徐姑姑点点头,道:“告辞。”

????言罢,便径直离开了。

????郭淡充满疑惑的看着她,自言自语道:“真是一个奇怪的女人。”

????忽听得一个酷酷的声音,“哪里奇怪呢?”

????郭淡回头看向存在感极低的杨飞絮。

????杨飞絮斜目看着他。

????郭淡苦笑道:“忘记这里还有一个更奇怪的。”

????ps:晚了一点,晚了一点,抱歉,非常抱歉。目前的更新暂时就还是17点一更,20点一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