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或许是日有所思,也有所梦的缘故。

????亦或者是其他不可知的缘故。

????总归,在超越了念宗的当天夜里,楚天的睡眠并不安稳,做了一连串奇怪的梦。

????光怪陆离的梦境里。

????有着精致雪花飘落的傍晚,明眸皓齿,笑容嫣然的小姐姐楚楚死在他的怀里。

????可她嘴角凄美笑容,就好像永恒一般,久久不会消失。

????从黄昏,倒也夜晚,也没有消逝,宛如沉沉的雾霭凝聚起来,宛如能十年不散。

????那雾霭像极了静雪梦幻般美目中偶尔出现的。

????楚天偶尔也会在单纯,善良,乐观的静雪美目中看到这种让他不明其由来的,忧伤的雾霭。

????这让他不由联想到静雪来。

????梦境的尽头,她在一脸甜蜜,幸福的微笑。

????那般幸福,就好像一个等待着分战在外的他归来的绝美的,蓉颜倾城,却有全心爱他的娇妻一般。

????她幸福的微笑的时候,嘴角微微扬起,有着迷人的,让楚天深深陶醉的绝美弧度。

????但不知怎的,现实中恬静绝美的微笑,此时却显得分外神秘,甚至可以说是诡异。

????她的笑容,就好像弧度柔和的美丽浅月一般,内敛的绝美,却难免神秘。

????而一天天过去,这道浅浅的弯月出现了微妙的变化。

????出现了现实中的月亮,绝对不会出现的弧度夸张,满含着狰狞而疯狂的痕迹。

????而虚空中,那道让曾让楚天感到窒息般恐惧的透明怪影再度出现,大笑,疯狂的大笑,笑容的弧度夸张而疯狂。

????隐隐间,静雪绝美的面容,竟和那道怪影的面容,不可思议的合二为一了。

????他们都在深夜里,梦境的尽头笑着,疯狂的笑着,狰狞的笑着,双目冷漠地望着他,宛如高高在上,没有丝毫感情的神祗一般。

????那般眼神,似乎将他视若可随便一脚踩死,不堪一击的蝼蚁似的。

????即便是在睡眠中,楚天也感到一阵毛骨悚然,绝望而不可置信的大叫了一声小静,才醒了过来,不知不觉,他已泪流满面,而且身上全是冷汗。

????不管是晶莹的泪珠,还是冒出的汗水,都是冷森森的,让他变体生寒。

????一束束清晨的阳光通过卧室边的窗棂的过滤,稍显柔和的打在他刚睁开的银瞳上。

????或许是刚醒来睁开眼的关系,也或许是眼中打转的零散泪珠不规则的形状使光线产生了变化,楚天顿觉颇为刺目,连抬手护眼,过了数息才恢复过来。

????这时时间已是不早了,他用手背,匆匆擦去银瞳中的泪珠,全身冷汗弄得他凉凉的也浑然不觉,他呆呆躺在床上,一动不动的,宛如泥雕木塑一般。

????他银瞳中依然残留着刚才的怪异梦境给他带来的,发自灵魂深处的恐惧。

????也许是他精神修为突出的缘故,或许是梦境距他比较近,也或许是其他不可知的缘故,此时刚开始的梦境在记忆里已变得模糊。

????但最终的梦境,也就是楚楚姐在他怀里死去,静雪面容诡异,和透明怪影相吻合的梦境,他却能记得很清楚。

????每一个细节,都非常清楚,便现实更加的仙毫毕现。

????其清晰度,就好像以他现在精神修为的强者,将精神感知全面释放,去感知周遭的一草一木一般,其细腻程度绝非肉眼的视野所能企及。

????当然,随着他的醒来,回到现实中,这份与现实貌似毫无关联的恐惧,究竟会渐渐散去。

????半晌,这份恐惧才彻底散去,楚天泥雕木塑一般呆坐着的身体动了起来,他俊脸上不可置信也早已消失,浮现出一抹自嘲的微笑来。

????“又来了,我怎么会莫名其妙怀疑到小静身上,她那是那么好的女孩,对我那么信任那么依赖,几乎把自己的一切都托付给我了,我却屡屡怀疑她,又做起了这种莫名其妙的梦,到底还算不算是个人了?”

????楚天俊脸上浮现出深深地惭愧来,对自己感到极度的愤怒,脑火之下,甚至抬起手来,对着自己的脸,狠狠就是几个耳光。

????他惭愧至极,这般动手没有丝毫的手下求情,他白皙的俊脸上立即多出两道殷红的巴掌印。

????“你小子,大清早的发什么神经?”老狐狸惊声道,显然楚天刚才的举动也惊扰他老人家了。

????不听还好,一听到老狐狸开口,楚天就来气,他一股无名火冲上心头,但想到不能不尊老敬贤,还是尽力强忍怒气,只是没好气地说:“你还问我为什么,若不是你先前怀疑小静,我又会怎么跟着发神经,做这种莫名其妙的梦。”

????说到这里,他语气一顿,咬牙埋怨道:“老祖,讲真的,在这件事上,我真是中你的毒太深了。”

????以老狐狸的老道,即便不去询问梦境是什么,也能大致猜到其内容,闻言也觉尴尬,嘿嘿一笑,道:“老祖只是英明一世,糊涂一时罢了,这世上任何人都会判断错误,我也不能免俗。早跟你说了先前的那个推断是胡扯。”

????楚天冷哼一声,没有说话。

????见他还在生闷气,老狐狸又帮他开脱道:“天小子你不用多想了,打伤楚楚的人铁定不是静丫头,在她这个年纪,能有这份能耐的,过去,现在,将来都不可能存在,无论哪里也绝不可能出现这种人的。”

????“这个你不说我也知道。”虽然这么说,楚天神色却好看了许多。

????起床洗漱罢,在院子里活动了手脚,顿觉状态大好。

????虽说昨夜睡眠质量不好,但毕竟时长摆在那儿,即便是普通人也不会太过疲惫,何况他还是个精神修为精神的强者,略调整片刻便觉精神奕奕。

????状态之佳,绝非昨天深夜回来那种倦极欲睡,昏昏欲沉的疲惫状态所能比拟。

????此状态已是可以开始进行他神往已久的溯源瞳的参悟和修炼了。

????关于溯源瞳的传承,早在念宗阶段就从他脑海中解封,只是因为精神修为不够的缘故,数次参悟不得其法只得暂时放弃罢了。

????不过,进入养灵阶段的他,倒是可以开始参悟了。

????反正按照老狐狸的说法,只要他悟性够好,是能够将其参悟的。

????关于这一点,在灵妖族族内也有过天才在这个阶段成功的先例。

????既有珠玉在前,就不算盲目尝试。

????若能参悟到其些许奥妙之处,达到能初步施展的条件,就算修为不够,也能借助血脉秘术带来的增幅,短暂的施展这样法门。

????虽然时间极短暂,但距老狐狸说,无论用于刺探打伤楚楚的凶手,还是看清楚云体内毒素的根源,都不会有大问题。

????有先前的经验,楚天很容易就找到溯源瞳的传承记忆,并将心神投入其中,逐渐进入物我两忘的状态下。

????一方奇特的天地在面前展开。

????场景是黑夜,一道道流星快若电光石火的划过优美的弧线,不规则的在夜空中来回穿梭。

????出现在此间的楚天,自然是抬起头观看这流星穿梭的轨迹,努力去感知流星的模样。

????但即便他精神修为达到养灵阶段,看起来也是一头雾水。

????实际上,漫说他只是养灵阶段,即便成就灵境神魂,甚至更高的仙境神魂,若没有特殊法门也休想看透其中奥妙。

????楚天的银瞳和他仰视的流星夜空之间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血色眼眸。

????通过这血色眼眸进行观察,流星的运行对他不再有丝毫秘密,流星本身的模样,构成也是仙毫毕现,甚至深邃的夜空对他都似不再深邃,简单了不知多少倍。

????楚天感知敏锐,自然能感应到这血色眼瞳看似简单,实际上乃是有无数道奇特瞳纹凝聚而成的。

????一道道大小不一,形状不一的瞳纹,就好像傀儡内部的精密零部件一般,彼此契合,共同运作,各种各样的瞳纹,玄奥无比,相对简单,看似平凡却玄奥,看似玄奥却简单的纹路沟通构筑成一个整体。

????就好像一堆零件各司其职,构筑成一个庞大有序的机器一般。

????在冰仙城度过的时日,楚天和那位天才傀儡师林芸关系颇好,曾观察过她制造的傀儡的内部构造,所以现在才有这样的感触。

????但是,那是傀儡。

????瞳术,对现在的楚天不算陌生。

????毕竟他也沉浸此道多年。

????但即便如此,即便他已在这方面有了足够的经验,却依然万万没想到,这天下的瞳术,竟能精妙的这个地步。

????一道道瞳纹,就好像零件。

????真的就像零件构筑傀儡一般组件成这完整的血色瞳。

????无比精密的血色瞳孔中,天地万物在其窥探下都似变得简单,宛如能将一切都溯本归源一般。

????楚天精神一振,连更加努力的去参悟这精密而玄奥的瞳术。

????因为他知道,这道瞳术就是能解开心中两个至关重要疑惑的钥匙,他神往已久的灵妖族秘传瞳术“溯源瞳”了。

????那么,楚天又能否如愿修成这一于他至关重要的神奇法门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