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彼岸花,与幽冥共生的特殊物种,甚至经常被人直接用以代指幽冥。既与一界共生,某种意义上可以算是先天之宝,当然它可以后天培植,所以不算真正的先天之物。但不管怎么说,这都是具备极特殊价值的宝贝,作用跨越了品级本身,涉及了最神秘的生命彼岸之能。

????玉真人无相之能都很重视此物,堂堂饕餮为了这玩意都成狗子了……

????虽然厉九幽拿出来的只有一片花瓣,前面说过,彼岸花是丝条状花瓣,如同蛇发,一朵彼岸花是有很多花瓣的,因此一片花瓣拿出来价值偏低,但在这里已经非常震撼。

????最关键在于,他能拿出一片花瓣,是不是代表他们有一朵甚至更多?

????这本就是展露族群底蕴的一种方式,这片花瓣带来的遐想很多……

????对秦弈的遐想也很多……

????见羽人们震惊的样子,连情敌都被震到了的模样,厉九幽脸上也没什么得色,反而继续冲着羽裳献媚:“区区花瓣,不值一提,圣女喜欢就好。”

????羽裳还是没说话,依然是大祭司颔首回应:“鬼车族怎么会想到送这个?我们羽人并不是太需要这东西的。”

????厉九幽笑道:“海中心那几位,应当用得上。”

????大祭司颔首道:“有心了。”

????这么看上去,区区一片花瓣,倒把项鸣的霞帔给比下去了……

????倒不是说一片花瓣价值比霞帔高,说不定是更低。但物以稀为贵,还带来了底蕴的遐想,选择这“彩礼”,是属于有谋略的。

????厉九幽刚刚吁了口气,暗道这一关应该是自己胜出了,却见顾双林和煦地笑笑,递上了一张纸。

????什么灵气都不存在的,普通帛纸。

????羽岚上前接过,奇怪地瞥了他一眼,自己也不看,一丝不苟地递给了羽裳。

????羽裳扫了扫,神情就变得非常古怪。

????大祭司接过一看,神情也怪异起来。这纸上全是姑获鸟族在寻木城的产业、控制的资源点、宝物工坊、灵木灵草种植园。粗粗判断过去,起码占据了姑获鸟所有产业的半数之多。

????顾双林微微一笑:“仅以此物,助羽人族在城中一展宏图。”

????此时很多人都忍不住扫过神识去看,看了之后都是一脸的怪异,你们姑获鸟……还真是舍得下血本啊……以江山下聘?

????这要是你今后在羽人族中取不到地位,这就等于白送出去了……送豪礼不算什么,送产业是动了自己根基的事,不是一个性质!真就这么自信能回本?还是已经舔得不顾一切了?

????唯有秦弈眯着眼睛,眼里闪过了厉色。

????当然不可能是舔的。只可能是顾双林有绝对的把握将来取得一切的控制权。

????结合那个鸟蛋来看,这本来就是他们最擅长的事情。他打心里就不是来娶妻或者入赘的,从来打的就是鸠占鹊巢、把控羽人族的主意。

????当然别人看不出来,顾双林的诚恳神情极具欺骗性,便是你拿神识去扫他的心跳热量变化,都只能得到极尽诚恳的结论。连大祭司都微微动容,声音越发和蔼:“有心了。”

????场中肃静下来。

????不需要大祭司公布胜负,从人们的表情都可以看得出,送半数产业这招破釜沉舟,是赢了。彼岸花压不过,霞帔更是光彩全无。

????戒指里流苏揍了狗子一顿,坐在奄奄一息的狗子身上笑嘻嘻道:“秦弈秦弈,这戏很好玩诶,我都想看看他们还能比什么。”

????秦弈翻了个白眼,不说话。

????比什么……当然是比个人实力了。

????如果你个人是个废物,羽裳当然看不上。

????大祭司伸手一划,圣殿祭台上忽然出现了一个淡蓝色的光圈:“此乃我羽人族圣殿云中界,诸位在内切磋,不伤外界。大家都可以通过这里看见诸位的英姿,切莫伤了和气。”

????项鸣大步入内,顾双林和厉九幽都默不作声地跟了进去。

????三人混战性质……

????秦弈摸着下巴打量光幕,流苏道:“你不参与?之前送东西就没表现,打架又不出现,打算等什么时候?若想等顾双林露出什么马脚,恐怕不现实,他即使要露马脚,估计也是等婚后数年之后的事了。”

????“不是……我只是想再多观察一下,特别那个鬼车族……你觉得像不像与幽冥有关?”

????流苏知道他的意思,与幽冥有关有什么可说的,鬼车本来就该是幽冥种族,幽冥崩后转在地面上生活而已。秦弈问的很明显是指,有没有可能与孟轻影有关。

????若是与孟轻影有关,这很可能是孟少主对于打算与她作对的羽人族展开了某种手段。

????秦弈不确定,打算再看仔细点。

????同时也对这几家的战法观察一下,心里有个数。

????结果他发现,观察不到什么……

????光幕之中三人正在混战,还没等秦弈入戏一点,胜负已分。

????项鸣身上爆出了强烈的七彩炫光,如长虹似烈日,浩然战气轰震百里,顾双林和厉九幽联手都没能接下这同级对手的攻击,纷纷跌退。

????项鸣威风凛凛地站在原地,拱手道:“承让。”

????话虽说得客气,那眼中的轻蔑不屑几乎所有人都读得出来。

????顾双林和厉九幽倒也有风度,并没有针锋相对也没有垂头丧气,都拱了拱手:“受教了。”

????项鸣大步离开云中界,到得圣殿,团团拱手。

????羽人妹子们都笑嘻嘻地拍掌,毫无疑问,项鸣胜出。

????“这项老兄太骄傲了。”秦弈蛋疼地咂咂嘴:“他就没考虑过对手放水?”

????项鸣确实没考虑过对手放水的事情,这是大家在争老婆,怎么可能放水?

????然而秦弈看着顾双林和厉九幽平静的神情,真觉得他们在放水。

????只有一个原因——他们是来争取“入赘”的。

????表现得太强,担心羽人族觉得他们不可控,否决了他们的资格。表现得太弱,那就太废物,羽裳看不中。

????眼下的表现刚刚好,能接下项鸣全力之技,又没有败退得太难看。

????都不是真舔狗。

????秦弈叹了口气,看着主座上始终一言不发的羽裳,心中倒有了几分同情。

????全是有鬼胎的……唯一看着像样点的项鸣,性情和羽裳又是绝对的冲突型,只可能天天吵架,永无宁日。

????靠这种招亲方式,能得到良人的几率恐怕比初绒天缘还不靠谱。

????羽裳仿佛心有所感,也在此时转头看他,眼里有些说不清的涟漪。

????她恐怕也看明白了。

????在认识秦弈之前的羽裳,未必看得明白,可如今的羽裳……已经不傻了。

????大祭司拍拍手掌,笑道:“第二场已是胜负分明,羽裳,你怎么看?”

????如果只综合之前一二项,至少在大祭司和多数羽人心中,顾双林赢了。第一项的产业加分太大,他个人风度性格又好,比武表现确实也如秦弈猜测,羽人不纯看胜负,看的是综合考量。结合来看,顾双林显然是最优选。

????当然羽裳是圣女,不是普通羽人妹子只听上面安排。她自己就是上位者,本人的意愿占据了很大的比重,大祭司必须尊重她自己的看法。

????听大祭司这么问了,羽裳回过神,微微一笑:“我不了解这几位,不知可否展现一二?”

????个人才艺、兴趣爱好,或者索性说,能不能讨羽裳欢心。

????这是第三项竞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