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李信的目标,从来都不是一个小小的涪县。

????这么大点的地方,容不下太多人,李信真正着眼的地方是距离涪城不远的绵竹,绵竹才是锦城真正的卫城,只要拿下绵竹,就等于是掐住了平南军的脖颈,不管李慎再如何挣扎,也蹦哒不了太久了。

????但是绵竹保守估计,也有上万守军,想要轻易拿下来几乎是不太可能的,所以李信只能退而求其次,暂时占领的绵竹附近的涪城。

????现在,李信要在涪城观望十天半个月,然后再决定如何进行下一步动作。

????若李慎真的带兵来打涪城,他就给这位柱国大将军好好上一课,如果李慎没有来,那么李信就要开始计划攻打绵竹的事情了。

????不过李信也没有干等着,他给远在汉州的沐英写了一封信。

????绵竹保守估计也有一万人在守着,这么多的人,凭借李信所部,基本不太可能正面拿下来,倒不是没有能力打下来,而是因为没有能力在平南军支援绵竹之前打下来。

????绵竹是座大城,就算李信再如何不计手下人性命,绝对不可能像涪城这样,三天之内打下来。

????所以李信要用到沐英手底下的那些人。

????要知道,汉州府可是在绵竹的另一面的!

????写完给沐英的信之后,李信让赵嘉誊抄成五份,分给五个军中最精干的人带着,前往汉州城送信。

????之所以这么送,是因为这是在战时,而且送信路径要穿过“敌占区”,不得不小心谨慎。

????这种法子,五个人里的任何一个人只要被发现,就会毫不犹豫的毁掉手里的信,确保安全的同时,也保证信一定能送到沐英手里。

????给沐英写完信之后,李信又提笔想给叶少保写一封信,不过犹豫了一下之后,他还是放下了手里的笔。

????不出意外的话,这个时候叶鸣应该已经知道了涪城被自己拿下的消息,写信已经没什么意义,如果这个时候叶鸣还没有反应过来,那两个人之间就是毫无默契,再写信就更加没有意义了。

????靖安侯爷把笔丢在一边,合上了自己面前的信纸。

????“这个时候,叶师兄要帮我缓解压力才行啊……”

????李信所说的压力,是来自剑阁的压力。

????如果只有李慎来打涪城,李信就算守不住,也可以守很长一段时间,但是如果剑阁那边也分兵出来,那么李信应该就撑不了太久。

????所以这个时候,剑阁那边必须有人帮李信拖住。

????…………

????剑阁。

????这个地方,如同是山岭被一位巨神执剑劈开一样,留下了一条长长的剑痕,这个剑痕的,就是这条山岭唯一的道路。

????剑门关,就在这道“剑痕”上。

????正因为这种独特的地形,剑门关向来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说,古往今来,正面攻下剑门关的将军屈指可数。

????也就只有本朝的平南侯李知节,带人硬生生磨开了剑门关。

????而此时,又一位大将军对剑门关展开了冲锋。

????第一波整整五六千人,分成好几个编队,开始一轮又一轮的冲击剑门关!

????大将军叶鸣亲自督战,下了死命令,后退一步者立斩不赦!

????在这种近乎苛刻的督战之下,本就算是精锐的禁军,对着剑门关开始了潮水一般的冲击,这一段时间,他们都在剑门关外驻扎,不过叶鸣耍了一个心眼,命令军中匠人夜里制作攻城器械,这样做虽然进度缓慢,但是时间长了,叶鸣所部也制成了不少投石车之类的攻城器械。

????最开始的三天,攻城的态势非常凶猛,不时有石头砸在剑门关的城楼上,向来沉稳的叶少保仿佛疯虎一样,疯狂冲击着剑门关的防线。

????整整三天,剑门关下血流漂杵。

????叶鸣所部伤亡近万人,而剑门关的守军也不太好过,也被禁军的攻势带走了三千多个人命。

????双方杀红了眼。

????就在禁军所部准备继续冲击剑门关的时候,叶少保大手一挥,命令所有禁军撤兵。重回驻地休整。

????所有人都不太理解这个命令。

????按照道理来说,整整三天的攻城,此时剑门关的守城工具,包括金汁,火油,滚石之类的东西严重短缺,这种时候,哪怕死再多人,也要继续冲锋,多少会有一些拿下剑门关的机会。

????可是如果这个时候撤兵,给剑门关足够的喘息时间,那么禁军这三天死的人就全部都白死了!

????这些禁军的将领,一副有些不服气,但是叶鸣叶少保的资历在这里,没有敢悖逆他的将令,虽然心中不忿,但是禁军还是依令撤回了大营开始休整。

????这一次,禁军伤亡惨重。

????面对满地尸体,叶少保比李信冷漠的多,他甚至没有多看那些尸体一眼,只是平静的吩咐手下人统计姓名,掩埋尸体。

????慈不掌兵。

????像李信那种多少有些慈悲的性子,注定是做不成名将的,真正的名将,只要能达成自己的战略目的,不管死多少人,他们都可以视而不见。

????或者说,他们是见惯了生离死别,所以都会像叶鸣这样冷漠。

????到了晚上,叶鸣所部全部回营。

????在帅帐议事的时候,一个禁军的折冲都尉终于忍耐不住,站了起来对着叶鸣抱了抱拳。

????“大将军,今天的事情,末将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!”

????这个折冲都尉,看起来是个粗犷的汉子,没有太多心眼,他直接说道:“今天下午,剑门关守军明显已经有疲态,咱们很有机会可以一鼓作气破关,在这个关口,大将军偏偏下令回师,末将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理解!”

????叶鸣坐在主位上,眼皮子都没有抬一下。

????“那按你的意思,咱们还要再打多久,才能啃下这个你口中略有疲态的剑门关?”

????这位折冲都尉咬了咬牙。

????“不打下去,谁能知道?”

????叶鸣冷笑道:“这座剑门关,当年平南军十几万大军,啃了整整八年才啃下来!”

????“如今守这座关的人,比当年的南蜀只强不弱,你是哪里来的信心,觉得自己三天就可以拿下剑门关?”

????“再打下去,只会死更多人!”

????这个折冲都尉仍旧不服,低头道:“既然大将军知道打不下剑门关,为何先前又指挥兄弟们硬冲剑门关?”

????“打了一半不打了,之前死伤的兄弟们,不是就白死了?”

????他咬了咬牙,低头道:“我禁军虽然不是大将军带的镇北军,但是无论如何,也算是人命罢?!”

????这是在指责叶鸣不拿禁军的人命当一回事。

????叶少保瞥了这个人一眼,最终面无表情的说道。

????“咱们打这三天,可以保证剑阁守军不敢离开剑阁半步。”

????叶鸣之所以疯魔一样硬冲剑门关,就是为了遥遥呼应远方的李信,保证李信不会被两头夹击,为了这个目的,他不介意禁军这次强攻死了多少人。

????说到这里,叶鸣摇了摇头,叹道:“罢了,跟你说这些你应该也听不懂,你现在就去收拾收拾东西,回京城去罢。”

????这个折冲都尉愕然看了叶鸣一眼。

????“如果你是镇北军的人,这般冲撞上官,这个时候你已经身首异处了。”

????叶少保语气平静。

????“看在长安的面子上,我不杀你。”

????“给你十息的时间,滚出去。”